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[原创首发] 绿 码(方言小品)

0
回复
65830
查看
[复制链接]

微信扫一扫 分享朋友圈

发表于 2022-4-19 11:13:4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绿        (方言小品)
司兴国
人 物:        尤  二、男、36岁,村  民,简称:尤
夏彩霞、女、35岁、尤  妻,简称:霞
严东华、男、28岁、村主任,简称:严
时 间:疫情期间
地 点:村大路口
【夜晚,尤二、彩霞两人戴口罩、前后胸分别背着大大的“绿码”标牌;
【尤二东张西望的上;见四下无人向幕后击掌
霞(悄悄地上):我说尤老二啊,这样能行吗?我们在外地回来        居家隔离刚刚三天,万一……
尤:我已经侦察过了没有人;放心吧,没有“万一”。
霞:我是说这疫情期间,万一碰上执勤的干部,我们还走得了吗?
尤:黑咕隆咚的哪个当干部的还来执勤?除非他有神经病!
严:(戴口罩、执勤袖标、拿电筒突然出现)谁啊?
霞:(一惊)哎呦我亲妈妈,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?
严:(拿电筒一照)呦呵,原来是我表哥尤老二、表嫂夏彩霞啊!
尤:表弟啊,你这是……?
严:(笑笑)神经病——执勤!
霞:(不好意思的)怪不得人常说:路旁说话,草棵里有人。表        弟啊,刚才你表哥是随口一说——开玩笑的……
严:哦,开玩笑的。哎,我说表哥表嫂啊,黑更鼓点的你们就跟        “鬼子进村”似的鬼头鬼脑的,不在家好好隔离,跑这里干        嘛的呀?
尤:表弟啊,我们有点特殊事情,白天不方便出来怕影响不好,        晚上想出去一趟。
严:出去一趟?
霞:是啊,在外打工几年没回家,好不容易回来一趟,想去看看        我老妈,听说她最近脑血栓严重了……
尤:是啊,还想顺便去实验学校看看我们家大宝和佳佳;半月前        他们和我通电话,哭得稀里哗啦的。
严:一家人常年不见面,心情是可以理解的。
尤、霞:是啊是啊……
严:但是,现在你们想随便行动是肯定不行的!
尤:不行?怎么了?
严:非常时期上级要求我们实行封闭管理!
霞:封闭管理?表弟啊这农村嘛不比城里,人烟要稀少些,哪能        封闭得那么紧啊?你就通融一下嘛!
严:通融一下?
霞:是啊,你看,我们有绿码!
尤:对对对,绿码、绿码!(夫妻俩一起转身展示绿码)而且从        回家到现在,三次核酸检测都是阴性。
霞:是的是的,要不然我们也回不来、出不去啊!
严:哦,这么说你们是有备而来啊?
尤:表弟啊,我们都清楚,现在不管到哪去首先要核酸检测,没        有绿码那是寸步难行的!
严:(严肃地)不管你们是红码绿码,请你们立马——回去!
霞:回去?
尤:以往不是一直要求疫情期间凭绿码就可以通行的吗?
严:以往是以往,现在是现在!表哥啊,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,各级领导守土有责、责任重大!
尤:责任重大?
严:对!所以说在我们村的范围内,我作为村委会主任,必须做        到坚持原则、守土有责!不行就是不行!
尤:真的不行!
严:(不耐烦地)表哥,你听不懂我说的话吗?!
尤:(激动)小东华啊你什么意思?照你这么说,是你的地盘你做主了?哼!小小一个村主任,芝麻绿豆大的屁官跩跟台炮似的!
严:(发火)尤老二!你说的没错,小小村主任确实是芝麻绿豆        大的屁官;但是,只要我在这个位置上一天,我就必须对工        作负责,对全村的老百姓负责!
尤:说的好听,我看你就是在官报私仇!
严:官报私仇?
霞:孩他爸,你胡说什么?
尤:我没胡说!老婆你忘了吗?过去他家老表叔当书记的时候,        因为搞计划生育我跟他剋了一仗,他严东华能忘记吗?三年        前搞土地流转我又和他这个村主任弄个不愉快,他严东华能        不记恨在心吗?
严:记得,我全记得!
尤:所以说,他今天就是拿疫情防控做抬头,处处给我出难题、        找别扭、使绊子;就是想叫我尤老二心里不舒坦!告诉你,        我尤老二不吃你这一套!
严:不吃这一套?就凭你们在外地返沭不老老实实居家隔离,我现在就可以处罚你!
尤:你敢!
霞:尤老二,你怎么能说出这样昧良心的话来?
尤:彩霞啊,你该不会吃什么迷魂药、胳膊肘往外拐吧?
霞:路归路桥归桥、丁是丁卯是卯,我虽然是个妇道人家,但是        不能把什么事情都混为一谈,这个道理我还是明白的!
尤:你什么意思?
霞:当年政府搞草危房改造,老书记帮我们家争取资金盖了三间        砖到顶大瓦房,你怎么不说?老太爷住院做手术,老书记帮        忙从民政上解决了一大笔医疗费,你怎么不说?去年冬天,        我们家宝宝掉进了老港河的冰窟窿里,70多岁的老表叔和表        弟一起跳下河把大宝救了上来,老人家因为受寒感冒发烧七、        八天,你怎么不说?
尤:我——这是两码事!
霞:两码事?我再问你:当年搞计划生育那是国家政策,老表叔        作为村书记他能抗得了吗?三年前搞土地流转是齐大伙的事        情,是表弟严东华他一个人独出心裁想出来的吗?
尤:你——咳!
严:表嫂啊,你说这些话我应该给你点赞!
霞:表弟啊,不管怎么说为人在世,坏良心的事情不能做,昧良        心的话不能说!
尤:乖乖,你要是这么说,都是我的错了?
霞:怎么?你还不服气?
尤:好好好,都听你的……行吧?
严:表嫂啊,这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。
霞:表弟说得对,那都是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。(话锋一转)        不过,今天我还想再跟不表弟商量一下,我妈家就在南边小        葛庄,我去看我妈一眼就回来,说不定下次就见不着了,你        看行吗?
严:我说表嫂啊,你为什么非要出这个难题给我做呢?人心都是        肉做的,你想去看望老人家我非常理解!但是,病毒这个东        西看不见摸不着,专家说:现在的变异毒株传染性非常快!        你们从外地刚刚回来居家隔离三天,就想到处乱跑,你能保        证自己就绝对没有问题吗?
尤、霞:这个……保证不了。
严:县疫情防控指挥部的《通告》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:“外        防输入、内防反弹”,凡是从外地返沭人员必须居家隔离观察,        哪里也不能去!
尤:彩霞啊,看来我们小腿还是拗不过大腿……
霞:实在拗不过我们就服从呗!
严:表哥表嫂啊,前几天,东边二团庄从外省市回来一个小妇女,        居家隔离的时候,连续五天核酸检测都是阴性,自以为平安        无事,赶街上集、到处乱跑,到第六天检测时出现了阳性,        造成周边几个乡镇实行全封闭管控!给全县、全市乃至于全        省都带来了极大的困扰和影响,花费了多少人力、物力和财        力,你们就没听说过吗?
霞:听说了。
尤:在网上我也看到《通告》了。
严:表哥表嫂,如果因为我的工作失职、你们的我行我素、随心        所欲而发生了病毒扩散传播,这在当下可是个不得了的大事        件,这个责任我们谁也担当不起啊!
霞:表弟啊,你说的有道理,现在我们就回家继续隔离!
尤:对!我听老婆的,回家隔离!
霞:不过……表弟啊,我老妈那边没能去看看心里实在是……有点不踏实。
尤:还有小孩那边?
严:表哥表嫂你们尽管放心,对于体弱多病的老人,政府都进行了专项安排,一旦有特殊情况肯定会立即通知你们的;至于孩子嘛,学校实行全封闭管理,想了解情况可以直接和他们班主任联系;再说,疫情期间你们从外地回来,政府也是不容许你们和其他人随便接触的!
霞:表弟啊,我们都是通情达理的人,听你这么一说,我们心里踏实多了。
严:谢谢表哥表嫂的理解和支持!
尤:表弟放心,君子一言驷马难追!(拿起霞手)老婆,走——回家隔离!
严:好!
尤、霞:表弟,再见!(下)
严:再见!(目送尤、霞下)
【剧 终】
2022年4月10日10:08第三稿
6 a+ m/ V' }8 B. z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:553122786 Phone:17895255196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chubawang.net ( 苏ICP备17012952号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