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[散文杂谈] 我们何以相聚

0
回复
640016
查看
[复制链接]

微信扫一扫 分享朋友圈

发表于 2022-10-7 22:31:0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生活散记|300多里地,32年后的第一次相会,同学,还好吗?4 \8 O  e/ z; `
我们何以相聚
▓ 眭剑平
微信图片_20221007222420.jpg
去年10月19日,我和孙立乘车去泰州,想去和王建民、徐贞明会一会。屈指算来,这一会,竟是大学毕业32年后的第一次专程相会。32年,竟然是32年呀!
7 |$ B9 K9 y+ {* ~1 c泰州,距离南京不过三百多里地,然而,我们却是第一次登上去那儿的列车,所以,我和老孙,都有些激动,有些怅惘,有些不知所措。. j, t( ~" P8 C, n1 n& M6 T
窗外,是秋天的田野,是我们熟悉而又有些陌生的稻田。青葱、微黄、金黄、苍黄,斑斑驳驳,变幻莫测,在车窗外迅疾后退,逐渐消失在亮蓝色的天际。我闻到了稻子青涩淡微的清香,从列车里混杂的气味里顽强地传过来——我知道这是幻嗅,大概,是我的农民的基因被突然激发了。但我又知道不完全是,是苏北这广袤的原野让人产生了无边的联想。看看老孙,他也是一脸的陶醉。要知道,他可是做过八年的农民,亲手收割过无数的稻麦。是否,这旅途偶遇的秋景,让他往事重现,或者,引起了他那些隐秘的特殊的体验?他有时专注,有时茫然,有时飘渺,我想,这个情感内敛、喜怒不形于色的文学博士,现在,完全是个丰收农民的感受吧?6 V; Y& L/ L* k, A! l& e; f
然而,我错了。
% P& N; Z- V" M! X“眭剑平,你想,我们这次去泰州,是不是有些突兀冲动?”
, M4 Z, n2 x% v; E0 h/ d我不禁莞尔,这也是我的问题呀!
& q' M8 p0 l3 H+ K9 ~. c我也不回答他,只是沉默在自己的联想里:王建民的连腮胡子、双臂健硕的肌肉、一笑两颗的虎牙、每天中午临帖时的严肃、有时很微妙的狡黠——都是32年前的样子,可是,现在,他还是这样吗?应该不会了吧?32年,在孩子们看来,是多么漫长的岁月,也许,在他们眼里,比一生还要漫长,还要不可思议,还要恐怖得无法理喻!可是,我的心里,为什么还是那个青春焕发的王建民呢?
9 W8 |  E" [# B  k我记得,在南师的校园里,有四棵高大的水杉树,树下,一块石碑上刻着“1954年生物科毕业母校留念”,我们1979年看到的时候,觉得那是多么遥远的以往呀!现在,32年了,自己竟然还妄想着岁月永驻,青春不老!
) _" K8 L% }7 g5 M% c1 A- @$ [老孙也沉默了,也许,他窥破了我的心思。“惊呼热衷肠,儿女忽成行”,杜甫这样说过。我们没有成行的儿女,但也有了成年的儿女,这样一想,原本愉快轻松的旅程,忽而变得沉重起来了。
" A* \3 L! ?% S+ l泰州原来是这样一个干净清净的小城,王建民、徐贞明生活在这个城市,应该很舒服的,我这样和老孙说。: N* k3 R5 i4 g/ v) @5 n) F
老孙比我沉稳,只是点头摇头,细细鉴赏白墙黑瓦、小桥流水、安闲悠然的泰州城。
5 B  z; B8 Z+ f3 F) A: P虽然略有陌生,然而依旧亲切,这就是我的老同学——王建民好像更壮实了——这是我的第一印象,然而也就只有这一点儿变化,连腮胡子、双臂健硕的肌肉、一笑两颗的虎牙——这些还是的,一点儿没有变化,但好像有些拘谨,有些客气,不像是以前那个整天“眭剑平眭剑平”的王建民了!) ~# L6 Z- O6 N% Y2 h* \: z& r
微信图片_20221007222426.jpg
徐贞明呢,除了多了些皱纹,好像还是那个徐贞明,只是老练、干练了许多——招呼的语气、张罗的神态、寒暄的动作。我和徐贞明一向很好,虽然不是一个寝室,但他的朴实、真实、扎实,是我这个腼腆的害羞的乡下人安心和自在的,虽然年龄悬殊,但无话不谈。& v: x. m1 g5 a5 {( j
夏如香从盐城赶来了——这次聚会,他是主导者,因为,他和徐贞明是生死相交的铁杆朋友,四年里鼓不离槌,秤不离砣,我想,如果两人是异性,那肯定是和美默契的一对儿,可惜不是。他们也是32年没有见面,这次终于得以相见:话语平淡,但泪光闪动,嘴唇颤抖。5 [! e8 ]) N' u, e! ~1 a
吴国忠从武进赶来了——老孙说,是他透露的消息,吴国忠一听,急忙赶来了,虽然他第二天要赶回去吃喜酒。吴国忠见过几次面的,但我发现,他变化很大,以前很少言语的,现在,他却主导了所有的话语:又急又快,又清又楚,无所不知,无所不谈,时有妙语,令人解颐喷饭,令人击掌称快。他,究竟什么时候变成这样口若悬河妙语如珠的呢?
- w  E: u0 |+ D) K8 c32年的距离,存在吗?存在。真的存在吗?不存在。我的眼前迷离起来,仿佛心不在焉,仿佛精骛八极,好像神飞天外,分不清往昔与今天,分不清现实与想象,就像在梦中,就像是幻觉。
+ H! Z3 m4 P  `4 H永远不变的话题,是杨柳和某姑娘,补充种种的细节,揭秘种种的秘密,讥笑曾经的幼稚,冷嘲当日的幻想——
+ b" J5 q% g/ Q0 p' V% s' j渐渐说到各人32年里的变幻莫测的命运:突如其来的疾病,意料之外的灾难,养儿育女的艰辛,事业坎坷的折磨,家庭离散的悲欢——我们毫不隐晦,在这个年龄,除了偶尔微不足道的荣耀,还有什么,比真实的生活,更值得我们回味呢?3 W2 [% T/ g' I! M4 e* z% _
生活就是这样,它永远不是青春焕发时候曾经迷醉过的那么浪漫轻松——在南师的校园里,我们曾经多么年轻、多么轻松,多么单纯,多么快乐啊!在那时候,我们还不知道将来会有这样的生活在等待着我们——如果知道,我们有无信心和勇气度过这漫长而又短暂的32年呢?+ K5 T: y5 v) C% s4 [8 m
也许,这一张张沧桑的面孔上,我看到的,并不是例外的生活。也许,生活就是这样,我们得到的,并不比别人更多,当然,也并不比别人更少。: _  A( t& g6 t2 N) A
因为,我在我的同学的面容上,看到的,看到更多的,不是哀伤和坎坷,是平静,是冷静,是沉静,更是宁静。
: P- _6 E4 J% B: n5 L# b: k那是风雷电闪后的宁静,是波涛汹涌后的宁静,是轻舟万山后的宁静。
0 x; D- ~, d; f9 s5 J, d5 @这种宁静,是用了32年的时光修炼成的宁静。; k; ~2 l) O" c$ J

- w+ i4 o: d/ G: w5 r" v
我们看吴国忠带来的《这一代》,这份杂志,曾经让我夜不能寐多少天,现在,竟然又看到了。那些曾经闪光的名字,那些激动过少年的心的诗歌,那些熟悉而又陌生的味道,就像南师春晚的芬芳,就像大草坪上闪烁的星光,就像永存青春心灵的片片回忆,接连不断,接连不断,接连不断啊!
那些激动的灵魂,诗的灵魂,昂扬奋发的灵魂,还在吗?在哪儿呢?
有些东西,有些情绪,有些回忆,是不能细说的,只能在某一个特定的场合,特定的人物,特定的氛围里,让你悸然心动,惘然若失,而又黯然心碎的,而这种心碎,是不能用泪水和痛悔来表达,却只能用微笑和微笑后的淡然来掩饰,此刻,是否到了此刻呢?
终于要再次分别了。32年的离别,24小时的相聚,这就是人生。
王建民在车站,最后跟我说了一句话:刚才,送夏如香上汽车时,突然感到非常寂寥。
寂寥,这个词用得很好。我忍住了眼睛里的泪水,看着这个强壮坚强的泰州汉子,他的人,他的字,他的那一笔颜体大字,都是阳刚威猛的具象,而现在,他却像个伤感的诗人,因为,他的心里,一定有一种比尖刀还要锋利的刀刃划开了坚韧的心脏,让他感到了人生的冰冷和时光的酷寒。
我没办法用言语回答他,没办法正视他,于是,就只好淡然地挥挥手,就像这个年龄的人应该有的世故那样,但我知道,这不是此刻我能够扮演的角色:老兄,保重!
是什么,在32年里,阻止了我们的牵挂和思念?这三百多里的距离,难道是可以说服自己的理由吗?
我不想自我欺骗,说,我们曾经有多么深厚的友谊。不,不是这样的。我们就是平常的同学,就是曾经还矛盾不断的同学,也许,我们还彼此嫌恶和伤害过,也许那时候还诅咒过再也不要见面过。可是,我要老老实实承认,这32年来,有多少次,在梦里,不,即使在清醒的白天,思念过我的同学,就像自己的影子,仿佛永远无法摆脱,就像最初的爱恋,永远无法忘怀,就像无尽的心跳,永远无法停止。
因为,同学们啊,我们虽然萍水相逢,虽然不测的命运让我们四散分离,但那是我们的青春年华,流金岁月,梦幻时刻啊!
这32年里,我们又碰到过多少件事,多少个人,甚至,又交了多少个朋友,甚至,找到自己最亲密的爱人,可是,我们总像是缺少了一样最珍贵的东西,缺少了它,就缺少了纯真,缺少了清新,缺少了洁白和单纯。
我们在此后的流年里,回味着,思念着,品尝着,可是,我们再也找不到了。
这就是人生的无奈。
所以,我们深怕玷污了这种感觉,所以,我们有意无意地回避相逢的机会,所以,我们深怕打碎了这美好的东西,因为,这么多年的经验告诉我们,美好的,往往是最容易破碎的。所以,我们宁愿深深隐藏着、掩饰着、维护着。
可是,同学们,我们都年逾半百,虽然,我的头发依然漆黑,我的心灵依旧年轻,但时光不会为我停留,我已经看到秋天的萧瑟和寒冷,我们是否应该珍惜每一次的相会,每一次的机会?
当大潮退去,留下的就是闪亮的珠贝。
我会小心的拣拾这一颗颗珠贝,珍爱她,保护她,收藏她。在此后的岁月里,我们是否可以珍惜这一次次难得的聚会,因为,不会越来越多,只会越来越少。
在初夏的清凉里,我写下这样的文字,而我知道,夏天之后,又会是一个秋天。
你的同学:sjp

# o. u7 O# y4 C( }( W- F; w! A
微信图片_20221007222501.jpg
本文作者睢剑平
眭剑平,1979年入学南京师大中文系,毕业后在南京市燕子矶中学、南京市人民中学工作。
: l  ^$ [$ D+ Z$ C! y: I

  l3 q: c0 h7 Q0 t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:553122786 Phone:17895255196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chubawang.net ( 苏ICP备17012952号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