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[原创首发] 两个士兵一个堡

0
回复
39533
查看
[复制链接]

微信扫一扫 分享朋友圈

发表于 2023-3-18 17:01:5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两个士兵一个堡
文/陈子乾
故事发生在抗美援朝时期的上甘岭……
1
上甘岭附近,炮火连绵,天空像挂上了灰蒙蒙的纱布,几乎遮住了太阳,这里的炮声压根就没停过,有时会有一条条火柱冲上云霄,发出痛哭的嚎叫。
“轰隆隆!”“呯呯呯”“突突突……”
枪声,是炮声的伴奏曲,这些子弹不知道都打中了哪里,或许,哪个倒霉鬼被子弹打中了,正倒在血泊里哭喊;或许,一个又一个子弹擦过头顶,消失在茫茫“迷雾”中。
在志愿军的一个坑道里,一阵阵血风翻开了在地上的日记本,上面写着:
1952年10月14日
我随大部队进入前线附近,四周总是传来沉闷的炮响,犹如恐怖的怪物在远方等着我的到来,班长告诉我,李三大,不要害怕,跟着我……
1952年10月25日
这地方太恐怖了!简直就是人间地狱!在坑道里喝一口水,全是被炮弹震下的沙土,子弹真是下雨般“呯呯”地打过来,不知道战争什么时候才能结束……
2
“三大,快!”两个低沉的身影一前一后在黑暗中的沙土上匍匐着,爬向美军的地堡。
这个地堡不知道什么时候横亘在他们连队前面的,因为它,连队进攻被阻挡了。他们连队的老兵只剩下他和班长了,其他的都是新来的兵蛋子,趁着夜色掩护,今夜他们要摸掉这个祸害。一切都好像被夜锁入了黑箱子,除了远处的轰炸声,这儿一片寂静。地堡里微弱的灯光,告诉他们离目标很近了,他们的心像新蒙的战鼓嗵嗵地雷鸣着。
这时,从地堡里出来一个美国士兵,伸个懒腰,打个哈欠,揉了揉惺忪的眼睛。
“呯”一声枪响,打破了周围的寂静。班长手上的枪硝烟未散,李三大便向洞口扔了一颗手榴弹。驻守地堡里的美军被这一突然袭击弄的手忙脚乱,一个人还被衣服绊倒。
“轰”
手榴弹的爆炸,更让他们成了惊弓之鸟,一个高胖的美军跌跌撞撞地打开一个地堡门逃了出去。李三大跑到地堡边,正想拿枪往里扫射。突然,身后一股大力把他推入地堡里,他在地上挣扎了一下,刚转过身用疑惑的眼神望着班长,想问他怎么了。“轰”,一枚炮弹在地堡不远处爆炸,顿时硝烟弥漫,火光四溅,班长像断了线的木偶一样飞了出去,而他,多亏班长把他推入地堡,否则给他九条命都活不了。他被炮弹的冲击波震的晕头转向,迷迷糊糊中隔壁也传来震耳欲聋的爆炸。
3
很快,李三大惊醒过来——要是被隔壁的敌人发现,还不被打成筛子?他望了望自己手上的冲锋枪,悬的心放了下来,毕竟自己有枪。枪,是战争时期的安全感。
突然,隔壁传来轻微的脚步声,他猛的一惊,立刻端起枪,子弹上膛后立刻射击。一颗颗子弹在枪管飞速旋转射出,枪口冒出一条条火舌。“突突突”“突突突”对面的墙壁上出现一个个弹孔,火花四溅。
“呯呯”隔壁的枪声,把他吓了一跳,立马卧倒在墙角。
“呯”这一枪是警告他。
“突突突”——有本事你过来呀!
“呯”——有一把冲锋枪就了不起啦,你有种也来呀!
“突突突”——谁怕谁,狭路相逢勇者胜!
对面不响了,他不禁为自己打赢这场精神战而沾沾自喜。可是他累了、饿了、渴了,只能无精打采地趴在地上,但眼睛始终盯着对面的出口那里,手中的枪都捂出了汗。
4
他叫汤姆,是一个很年轻美国人,才23岁,刚从一个小有名气的大学毕业,大学期间,因为兴趣学了一些中文。由于爱好军事,毕业后直接报名参军,想趁着和平年代老老实实吃点“皇粮”,顺便体验下军旅生涯,谁知道几个月后战争突然爆发,而他被直接送到了这里。
刚才发生的事情太恐怖了!先是一名战友被打死,然后隔壁突然爆炸,最后好不容易缓过劲,其他战友却从后门逃跑了,可是一个不长眼的炮弹竟直接飞过来把战友们炸了个粉碎!想到这儿,他对着被乱石封住的后门叹了口气,想象着如果他当时也跑出去,那他现在正思索着的大脑又会跌落在哪一块岩石上呢?现在,他只能十分警惕地望着隔壁的出口处,随时准备与敌人决一死战。
这既是一场硝烟弥漫的战场,又是一场精神与毅力的战争!来吧,我曾怕过谁!
不过,这只是给自己的鼓励罢了,要不是被逼入绝境,自己早就跑成兔子了。
5
李三大抱着枪煎熬着,他没敢眯一小会儿,他担心敌人的枪口会在下一秒对着的他的喉咙,恶毒的子弹就会把他打穿。
他又想起了自己的班长,那个往日里凶巴巴的汉子,经常为了一点小错误把他训的死去活来。可是,他永远没有想到,班长竟在千钧一发的时刻毫不犹豫的把他推进“活门”,自己却掉进“死亡深渊”。
他还记得当时在炮弹爆炸的一瞬间,大火包裹着班长,无数弹片飞入他的脊背,暗红的血正汩汩往外流淌着。班长看着他的眼神那时流露出一丝温情,但烟尘还是无情地“吃”了班长。想到这里,一滴清澈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,一会左、一会右,微弱的月光照着到泪滴上,让它在昏暗里闪耀了一下,很快就滴落在地上,浸湿了一点地面。
突然,隔壁传来了试探性的语言:“Who are you?”
“什么?你说什么?”他警觉地抬起枪。
“我说,我说你是谁?”隔壁传来古怪的汉语。
“那你是谁?”他叫道。
“我叫汤姆。”隔壁也叫了起来。
“好吧,我是李三大!”他悬起来的心终于放下来了一点,对方看样子想通过和解方式解决问题。
“你饿了吧!我这有罐头!”话音刚落,隔壁就扔来一个东西。
“哐啷”,听到声响,他本能就往旁边一趴,预想中的手榴弹爆炸没有发生。他定睛一看,果真是罐头!他立刻爬到那里,抓住罐头打开后就开始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,不一会儿就吃的一干二净,连罐子里面也给舔的干干净净。真好吃啊!部队的补给线被封锁了,每次送补给到前线,都要牺牲好多战士,还有好多战士在饿着肚子和敌人战斗!这一个罐头简直是他吃到的人间美味啊。
吃过罐头后,他躺在了地上,手中的枪也松了。他不禁有点后悔吃罐头了——自己现在就像被牵着的狗。我又不是那种有奶便是娘的人,他安慰到自己。他不时瞥一下出口,不知道对方还会搞出什么名堂。
6
李三大无聊地躺在地上,眼睛眯着,枪口指向对面。突然,隔壁又传来声音。
“你结婚了吗?”
这个问题太突然、太意外了,让他有点措“口”不及。
“结,结了。”
“哦,那你太幸福了。我还没结婚呢,但我的未婚妻在美国等我。唉,不知道能不能再见到她。”语气中带着一丝遗憾。
“知道了……”这时他才想到一件事,急忙从破旧的口袋里摸出一张旧照片。照片上是一个美丽的女子,她有着长长的乌黑发,如丝绸一般,一双眼睛隔着照片看起来都炯炯有神。看着照片上那甜甜的笑容,微微的酒窝,他的心中涌起一股暖流,荡漾在心头。
“雄赳赳,气昂昂,跨过鸭绿江……”两年前,他告别了家人、亲戚和朋友,扛着枪跟随着队伍走过了鸭绿江——他们是第一支前往朝鲜的队伍。一路上大家斗志昂扬,一路上与敌人一次次血战,有胜利的呼唤,也有失去战友的悲痛。
想到这里,已入深夜。他望了一眼夜空,月光失色,微弱的月光如奄奄一息的老人,一会儿喘息,一会儿沉睡。秋风萧瑟,万籁俱寂,往日“热闹”的上甘岭似乎安静下来了。山谷里传来时不时传来一阵阵“哒哒哒”的枪声,可谁知道,这又是一曲新“歌曲”的序幕。
“呜!呜!呜!”数万门火炮在打鼓,“嗖!嗖!嗖!”那是千门火箭炮在弹琴,“轰!轰!轰!”那是几十架轰炸机在歌唱,整个上甘岭顿时亮如白昼。
“唉!”他叹了一口气,在炮火轰鸣中沉睡。
这一次,他睡得真熟。
7
汤姆想投降了。
在这场精神与毅力的战争中,他失败了。他想投降,不仅仅是为了见自己的未婚妻,也不仅是因为中国人善待俘虏,他要完成另一个使命:帮自己的朋友捎一封信。
想当年他一个人来到这里,人生地不熟,许多人还排斥他,挖苦他,但是他的那个朋友犹如雪中的炭火,温暖了他。他把那个朋友视为兄弟,那个朋友自然也把他视为兄弟。他们俩一起战斗,一起聊天,一起开开心心憧憬未来。可他永远想不到,他的朋友半路上却和他阴阳两隔了。
想着想着,他就不禁从口袋里掏出了那封信,信的一角还有斑斑血迹和几处水湿的痕迹,他知道那是他朋友的鲜血和自己眼泪的杰作。他到现在都不知道信里写的是什么,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他准备打开信封看上一眼。
“呜……”头上传来一阵飞机的呼啸声。
“轰……”一颗邪恶的炸弹犹如匕首般插进地堡。
“哗啦啦”他俩被淹没在碎石块中。一只手漏在外面,紧紧地捏着那封信,在落日下,愈发显得悲凉凄惨。
尾声
他们俩被占领了这块阵地的一支志愿军部队救起,在战地医院外,李三大打着绷带躺在担架上,被人抬着准备送往后方养伤。这时,另一个担架迎面被抬着过来了。
“Hi,李!”一个不大的声音传来。
“亨利?是你么?”李三大看向那副担架,本能的问了一句。他看到亨利和他一样打着绷带躺在担架上,对他露出了发自内心的微笑。
“再见!”他向亨利笑了笑,感觉今天的阳光特别灿烂。
四十年后的一个黄昏,两位老人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相遇,余晖下,两人的身影拉的很长,很长……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(陈子乾 搞一学生)
6 J2 R& D2 u. F2 H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:553122786 Phone:17895255196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chubawang.net ( 苏ICP备17012952号 )